歡迎來到化學加!萃聚英才,共享化學!化學加,加您更精彩!客服熱線:400-8383-509

專業的精細化工醫藥產業資源供需及整合平臺

顏寧西湖大學問答全記錄:遵從內心,做獨一無二的自己

來源(西湖大學WestlakeUniversity(ID:WIAS2016))   2019-06-24
導讀:傳說中的愛麗絲來了,姓“顏”名“寧”。她的履歷無需贅述,可我們還是忍不住再嘮叨一次:未滿30歲從普林斯頓博士畢業回到清華任教,成為“清華最年輕教授”;2017年成為普林斯頓大學分子生物學系首位雪莉·蒂爾曼終身講席教授;2019年在睡夢中當選美國國家科學院外籍院士…… 6月20日,一身寶藍色長裙的顏寧走進西湖大學云棲校區5號樓301。這是她早就計劃好的行程,專程來和生命科學學院的青年PI們“聊聊天”。聊什么?聊學生、聊經費、聊科研方向、聊實驗室戀情,啥都行!這個率真的女子有問必答,妙語連珠,毫無保留地獻出自己在科研上“打怪升級”的全部經驗,也讓我們再次強烈感受到她的人生信條:遵從內心,做獨一無二的自己!
關于“青椒”的成長之路


image.png


Q:剛組建實驗室時,應該避免走哪些彎路?

━ ━ ━ ━ ━ 

A:記得當時我回清華建實驗室經歷了“豪氣萬丈”、“怒氣沖天”、“心平氣和”幾個階段。從博士后變成PI,又是回母校,是事業的真正開始,無數的idea在腦中,豪氣萬丈,磨拳霍霍,恨不得一天一個樣地出成績。


理想是美好的,現實卻總要給你搗搗亂。一間空蕩蕩的屋子,連bench都沒有,再加幾個連PCR都不明白的小朋友,回國前流暢的實驗節奏被完全打亂,有力氣沒處使的感覺讓我每天都在抓狂中。印象中,回清華的第一年是我人生中最暴躁的一年。


后來,差不多半年過去了,實驗室該買的儀器有了,該建的冷室能制冷了,學生該犯的錯誤也都犯得七七八八了,E.coli 每天該染的phage也都染過了。不知從哪一天開始,實驗進展變得每天都看得見了!于是,終于進入了心平氣和的階段。


所以,想預警一下新建實驗室的同事們:果你覺得很煩悶,壓力很大,千萬不要因此有了次生壓力。這個經歷想必很多初建實驗室的人都會有,但少則幾個月,多則半年一年總會過去。



Q:對于備課、上課,你是什么樣的心態?

━ ━ ━ ━ ━ 

A:狠狠地抱怨,然后認真地備課,上完課后再感嘆一句“真好玩啊”。記得我之前在清華講生化課,我生化其實是很厲害的,印象里似乎是拿到過94分、96分的成績,但在講課的時候,我竟然發現自己在很多地方并沒有真正明白。因為作為教師講課和學生聽課是完全不一樣的,講課要有邏輯,要講清楚前因后果,1個小時的課,我經常要花費1天去備課。


但我很喜歡講課,這是一個很愉悅的過程,我自己也受益很多。在清華的時候,我曾經一周講過7個小時的課,這其實對口才和體力都是很好的鍛煉。我現在講起來科學史,能夠做到引經據典、旁征博引,但又有意識控制時間,這都得益于之前上課的積累。




Q:開會很耗時間,對年輕PI來說,去還是不去?

━ ━ ━ ━ ━ 

A:作為年輕PI,你一定要去參加學術會議。我從回國第一天,我的目標就是國際的標準,科學家要在國際舞臺上比拼。在學術界,你不能讓別人覺得你是一個很沒有存在感的人,不能是“小透明”。通過學術會議,你可以讓別人看到你的臉,讓別人知道你的存在、了解你的研究,你也可以借此把自己的學術圈擴大,還能去了解學術前沿進展。科學家切忌偏居一隅。


 

Q:西湖大學是一所嶄新的學校,PI是否需要經常參與到學校和學院的發展,該如何分配時間?

━ ━ ━ ━ ━ 

A:我分享一下當年我是怎么做的,我是一個非常閑云野鶴的人,我很不愿意做行政,但我覺得每個人都應該承擔一點public service。我的建議是對于新PI,最初三年一般是有豁免權的,一定要充分利用這幾年,打好穩固的實驗室基礎。


我是在2010年才開始承擔研究生培養這一公共服務的,做下來還是很有意思的,畢竟你可以完全按照你的想法去搭建構架和建立規則,這對你也是一種訓練。當然,研究生培養也是我的興趣所在。盡管如此,5年以后,我覺得公共服務挺對得起學校和大家了,就辭去相關職務了。


Q:面對太多的郵件和信息應該如何處理?如何拒絕別人的一些邀請?

━ ━ ━ ━ ━ 

A:現在郵件、微信太多了,如果你不有意識地控制,雜事無窮無盡。一定要勇敢地說NO,對我而言,平時飯局什么的,基本能逃就逃。我的手機很多時候根本不在身邊,E-mail不回也是常態。當然,這好像有點沒禮貌,我自己都覺得太不夠nice。而,一個人的時間是有限的,魚與熊掌不可得兼,總要有所取舍,就這么簡單。只要讓別人知道這是你的一貫風格,你不是因人而異,最終大家也就都諒解了。


不過呢,與學術相關的,比如別人對你論文的問題、找你要論文中提到的質粒等實驗材料,一定要盡快回復,這是學術規范。


說到時間的管理,有個得力的lab manager非常重要很多好的scholar,未必是好的manager。術業有專攻,一個得力、值得信賴的lab manager能給你省出大把的時間。其實就是一句話,把時間、精力、資源盡可能地投入到research中去。



關于和學生的相處之道


image.png


Q:應該如何調動學生科研的積極性?

━ ━ ━ ━ ━ ━ 

A:與其批評人,不如表揚人,你要激發起同學們的積極性和主動性。這是我向施一公老師學來的。當我在施老師實驗室做博士時,他整天在我面前夸另一個學生,她來自復旦,和我同時進實驗室。當畢業的時候,她對我說:“顏寧你帶給我壓力太大了,一公經常在我面前夸你!”我就釋然了,原來這是他的“激將法”。


在我們實驗室內,大家基本上是團隊分組合作,但同一年級的人不要在一個課題上,一般都是老帶新,也可以保證課題的延續性,老生畢業了,新生也成長了,課題后繼有人。但這個過程中,你要注意,有時候個別老生可能會“欺負”新生,比如讓新生只做粗重的工作,這時候你要站出來干預。

 

Q:當我給學生比較多自由的時候,我會很生氣;但我管太多的時候,學生又很生氣。應該如何在這其中找到平衡?

━ ━ ━ ━ ━ 

A:這個其實是如何處理 Hands on 和 Hands off 的關系。在初期的時候你一定要“Hands on”,施老師說過的前三年我們要做super postdoc就讓我很受益。不論學生有多聰明、多用功,經驗教訓總是比不上你的。學生自己磕磕絆絆地折騰半天,也許你和他一起工作幾分鐘就幫他繞開了陷阱。


我總是喜歡給學生講我知道的容易犯的錯誤,告訴他們我平時積累的一些小竅門。實驗室內的第一批學生我都是手把手地帶和教,在寫第一篇論文之前,我的幾乎所有時間都是泡在實驗室里面,和他們一起干活,關注細節,把好的科研習慣教給他們,避免他們走彎路。第一批成長起來后,第二批會由第一批帶。當實驗室各方面都比較成熟的時候,你再“Hands off”。

 

Q:我的一個科研項目給這位學生后,我發現他不是很合適,我想轉交給其他學生,應該如何照顧學生的情緒?

━ ━ ━ ━ ━ 

A:這其實是一項溝通的藝術。不要說學生能力不行,傷人的話不要說,而是看是否“Match”。我在清華做班主任的時候,有一位學生,書本上的公式全部都會,但做實驗卻不擅長,我會告訴這位學生,你更擅長計算方面,可以多做計算方面的工作。


所以,要善于發現每個人的長處,千萬不要摧毀學生的信心,但為了順利推進工作、實現目標,也不能一味遷就某個團隊成員的玻璃心。我也會趕人的。我趕人的原則是癡迷電子游戲或者撒謊,如果出現了這兩點,我會給三次機會,但是如果在充分溝通的情況下還屢教不改,本著對實驗室文化和對學生負責的態度,我只能坦誠告知:我們chemistry不合,還是不要再留在本實驗室了。

 

Q:如何管理好學生在實驗室的時間?

━ ━ ━ ━ ━ 

A:聽說現在有的實驗室會實行打卡考勤,我覺得這樣做挺奇怪的。我們實驗室是不管大家幾點來、幾點走的,實驗注重的是效率;而且每個人的生物鐘都不一樣,要給學生支配時間的自由。我實驗室同學們一年有三周的假期,大家可以自由調整時間,錯開節假日高峰,也不一定要在周六周日休息,比如實驗周五做上了,一定要在周末休息,那周一就得再重新開始。當同學們做完了一個項目,也可以在工作日內休息兩天。我們要“push project”, 而不是“push”人。這一點很重要。


其實,我講了這么多,從來不是想“管”學生,而是要“幫助”他們。實驗室是學生強大的后盾,不要冷冰冰的,當同學們有一些特殊情況時,我們一定要考慮到、照顧到,比如我實驗室內學生家人生病時,我會給一些慰問津貼。為人師長真的是要為他們好,而且我們也要問一問,你的這種好是不是學生想要的好,不能把自以為是的好強加在學生身上。

 

Q:您有特別encourage實驗室內的女學生嗎?

━ ━ ━ ━ ━ ━ 

A:我為什么要特別鼓勵女學生?我從頭到尾都是鼓勵大家遵從自己內心的選擇,做自己想做的事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目標,也不是每個學生都能做PI,要看同學們的素質和興趣。如果她想明白了就是想做全職媽媽, why not?比如我自己,我最開始時候也從來沒想做過PI,我是想做記者的。但是為人師長,我們有義務要提醒學生,不論做什么決定,都有拷問內心,這是非常清醒負責任的決定。

 

Q:在帶學生時還有哪些要注意的?

━ ━ ━ ━ ━ 

A:我自己常常感慨,和學生打交道是一門藝術,不要和學生走得太“近”,也不要太“遠”。這也是我自己在帶學生時的一個經驗。比如你剛來的時候,你把學生們當成一家人,打成一片,學生真的會把你當做哥哥或者姐姐,教師和學生之間的界限感就沒有了。切記我們不是學生的玩伴,而是可以值得信任的老師,這個度一定要把握好。


孩子們把最好的青春放在了實驗室,和導師相處的時間多過陪伴父母的時間。耳濡目染之際,師生彼此影響。四五年下來,至少于我,那就是親人了。親人之間不僅關切,也苛責;不需要虛偽與掩飾,但是一顆盼好的心是最自然的。我們要用心指導學生,他們做得好,自己的路越走越寬,前途越來越光明,我成全了他們;他們做得好,我的實驗室整體看著越來越像樣,我自己也收獲頗多,他們成全了我。



關于實驗室里的那些事兒

image.png


Q:實驗室應該營造什么樣的文化?

━ ━ ━ ━ ━ ━ 

A:這要看你喜歡什么樣的實驗室文化,實驗室的文化是靠自己帶動的。比如在我們實驗室,每三個月就會強調誠信問題,這是一條不可跨越的紅線。再如,當實驗室內有同學做出了很好的成果時,其實是可以帶動其他人的,有人說自己天生“佛系”,但在我看來其實是一種逃避,我不大相信年紀輕輕就真正能夠做到“佛系”的。作為PI,你要正面利用好實驗室成員之間的這種心態,帶動起實驗室內的氛圍。


另外,我自己個人比較喜歡質疑我的學生,對于這樣的學生,你要刻意地保護他們的好奇心和提出問題的能力,不要擔心自己的權威受到影響,這些學生往往將來會成器的。

 

Q:如何處理實驗室內小組的分工和平衡?

━ ━ ━ ━ ━ ━ 

A:首先我們自己要做到公平,要客觀評價學生的貢獻,要捫心自問我們是否做到了公平,如果我們自己都做不到,要知道學生并不傻,一定會有抱怨的;其次要給團隊成員多傳遞我們是一個Team,大家是一榮俱榮、一損俱損的關系,當這個項目做出來了,大家也都是受益者。

 

Q:如何看待實驗室內部談戀愛?

━ ━ ━ ━ ━ ━ 

A:其實這是公和私關系的一個處理,談戀愛是學生的私人生活,我們能管的是實驗室內相關的事,而且這也不見得是一件壞事,只要不影響科研就好了,除非向你求助了,否則不該干涉學生的私域。

 

Q:在使用經費方面,有沒有好的經驗?

━ ━ ━ ━ ━ ━ 

A:不要小氣。經費是為科研服務的,對于經費我們的使用原則是“好鋼要用在刀刃上”你想,購買了這個設備,能夠大大提高實驗的效率,那就是值得的。如果5年時間一個膜蛋白都做不出來,這不是更大的浪費嗎?當然,在使用的時候也要看性價比。


還有一個提醒,使用科研經費時,一定要注意做好財務監管,包括PI本人在經費使用上也要有監督機制。




计划 国标麻将攻略 大众麻将怎么玩视频讲解 街机海王捕鱼 大学学产品设计在大学怎么赚钱 E游彩群 智能马桶盖赚钱 带路赚钱项目 江西南昌麻将怎么打 燕塘牛奶怎么赚钱 手机微信软件赚钱排行榜 哈尔滨麻将红包群 网络捕鱼游 猪猪侠欢乐谷怎么赚钱 有什么游戏比逆水寒赚钱 博金冠彩票安卓 二级加油站 赚钱